半碗豬肝炒飯

日期:2021-01-04來源:本站原創作者:梅子點擊:2245 字號: 手機:

掃描微閱讀

一度貧血,醫生建議多吃點豬肝,家里人也經常做豬肝給我吃,炒豬肝,煮豬肝,炸豬肝,紅糖水煮豬肝……讓我聽到豬肝就心里恐懼,但是腦海里那半小碗豬肝炒飯的味道卻永遠也忘不了。 我不記得那時我幾歲,問父親他去公社做飯是哪年,父親說是我弟弟出生那年,弟弟是七六年十一月的,算起來那時我就兩歲多,也不知當時是怎么回事,父親和村里的一大群青壯年男子被派到當時近城公社的工地上做義務工,同去的還有其他村的男子,我便隨父親去工地住,白天我就在工地旁玩耍,父親的工作是炊事員,其他人做些什么我也不記得了。 一天早上,父親在做飯,一個其他村來做工的小伙拿了一個鐵皮小飯盒,里面裝著清晨從家里帶來的冷飯,要父親幫忙熱一下,父親便停下活幫他熱飯,在一旁的我聞到了香味,就走過去,我還沒有灶臺高,也看不見鍋里的東西,但那香味好像是我從沒有吃過的,我不停的咽口水,問父親鍋里是什么,父親說是位依依(叔叔)的早飯,飯熱好了,父親把飯鏟回飯盒遞給那位叔叔,叔叔卻說,大哥,拿個小碗,扒一點給娃娃,父親一再推脫,因為那一小盒飯對于一個干體力活的小伙是吃不飽的,再說我可能也只是眼饞,我從小就不愛吃飯,雖然那時生活很困難,但父母算是村里非常勤勞能干的人,他們利用集體做工外的時間砍柴賣,種菜賣,我的條件比別的孩子好些,吃穿不愁,只是我從小體質差,食欲不好,吃飯要哄著吃,有時為了逃避吃飯會躲起來,讓父母找不到,但那一天,我還真的饞得流口水,看著我的表情和叔叔的一再堅持,父親還是拿出小碗,叔叔從他的飯盒里扒了小半碗給我,是豬肝炒飯,豬肝切得很小,也很少,但那香味沁人心脾,我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感覺是從沒有吃過的美味,吃完了還用小勺刮刮碗底,至今回憶起來,也依稀還記得那豬肝炒飯的味道。 多次問過父親,那個分我豬肝炒飯吃的叔叔是誰,父親也不知道,是哪一村的都不清楚,留在心里的就只有那半小碗豬肝炒飯的味道。這些年雖然我也無數次試著做豬肝炒飯,但無論用什么樣的鍋,什么樣的火候,什么樣的佐料,甚至請了專業的廚師,只可惜從沒有做出過那么香的豬肝炒飯,所以也再沒有吃過那么香的豬肝炒飯。那碗豬肝炒飯的味道永遠留在我的記憶里。

 

名稱:電話:
共0條評論

發表
秒速赛车走势技巧_Welcome